来自 首页_牛蛙彩票导航网娱乐 2019-01-11 13:26 的文章

这沈明阳正是巨灵帮沈飞鹰的儿子以前跟陈金庭

  这家伙并不算讨人喜欢,平日里我们跟在他在一丝厮混,也只是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不想跟他交恶而已,结果他却是自己非要往上凑。”
 
    楚休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这就好办多了。
 
    所以楚休一招手,低声对白无忌吩咐了几句后,便直接离去。
 
    又是数日之后,燕京城内,白无忌还有陈金庭,以及北燕之地一些相熟的年轻武者,都聚集在飞凤楼内饮宴喝酒。
 
    这次是白无忌请客,眼下他在这一众年轻人当中,实力属于最强的那个,背景也是最大的,他此时开口邀请,倒是没人拒绝。
 
    而且来的那些人也都对白无忌抱着些许同情的心理,有人拍了拍白无忌的肩膀道:“白兄,事情已经过去了,看开一些。”
 
    极北飘雪城的事情传出去之后,谁都知道了真相,那前几代极北飘雪城的弟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自然也是瞒不过众人的。
 
    若是最后没有楚休插手捣乱,把真相揭露,那现在白无忌就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
 
    其他弟子也都是大派出身,对于为了家族宗门利益便要牺牲自己的事情,都有些兔死狐悲一般的心理,所以他们可没有幸灾乐祸,反倒是在劝慰着。
 
    白无忌苦笑着摇摇头道:“多谢诸位的好意,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提了。”
 
    说着,白无忌便开始转移着话题。
 
    不过这话题说着说着,便说到了楚休和朝廷的身上,这让陈金庭的面色顿时涨得通红,一半是喝酒喝多了,还有一半则是被气的。
 
    “眼下江湖上若是说年轻一代的俊杰,那定然要数龙虎山的张承祯跟隐魔一脉的楚休,眼下江湖上甚至都有人将他们两个人并列,称之为是正天师,魔楚休。正魔两脉,无出其右。
 
    啧啧,也幸亏我正道一脉有着小天师在,要不然可是要被魔道给比下去了。”
 
    听着有人赞扬楚休,陈金庭的面色却是越来越红,隐含怒意。
 
    上次在极北飘雪城时他被楚休那般羞辱,简直让他羞愤欲绝。
 
    回到空山谷后,他倒是想要让自家师父出手帮他报仇,不过他却是被他师父又教训了一顿。
 
    方金吾可不是小孩子,会为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便大打出手。
 
    所以从那之后,这口气便一直都憋在陈金庭的心中。
 
    此时闻言,陈金庭再也忍不住了,他冷哼道:“就凭他楚休也配跟小天师并列?啊呸!他算是个什么东西?背主之徒,无耻小人而已!
 
    他楚休这些年干的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
 
    昔日他楚休出身青龙会,结果半路背叛加入关中刑堂。
 
    关中刑堂的铁面判官关老爷对其青眼有加,结果他却又暗中加入隐魔一脉,对关中刑堂图谋不轨。
 
    眼下他又联手朝廷,成立镇武堂,甘为朝廷鹰犬,搅得整个北燕武林都没有宁日。
 
    如此做派,简直就是四姓家奴,没有丝毫礼义廉耻可言,就这等人,也配跟小天师比肩?”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阵目瞪口呆,这位还真敢说啊。
 
    以楚休在北燕武林中的凶名,虽然想骂他的人不少,暗地里骂他的人更多,但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骂他的,却真没有几个。
 
    白无忌也是愣了愣,虽然是他故意引导陈金庭的,但他也没想到陈金庭竟然这么狠,这简直就是在把楚休往死里得罪。
 
    不过白无忌也是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道:“陈兄,你喝多了,这里是燕京城,是楚休和朝廷的地盘,别说胡话!”
 
    陈金庭冷笑道:“朝廷的地盘?楚休的地盘?笑话!天下本是天下人的天下,什么时候成了朝廷和楚休的了?”
 
    陈金庭这句话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听,倒还有那么几分逼格在,有股大气壮烈的感觉。
 
    但此时他这么说,却是让人感觉到他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就在这时,大门忽然被轰开,一名年轻武者带着人走进来,怒声道:“大胆!陈金庭,你竟然敢如此侮辱楚大人!”
 
    这年轻武者有着内罡境的实力,身边还跟着一些实力不强的武者。
 
    看到这年轻人,陈金庭冷笑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沈明阳你这甘愿给人做狗的家伙!
 
    你父亲背叛兄弟,为求前程权势给楚休做狗,如今你也恬不知耻的来当狗,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这沈明阳正是巨灵帮沈飞鹰的儿子,以前跟陈金庭等人也是认识的。
 
    此时他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真没把沈明阳放在眼中,骂的那叫一个狠。
 
    沈明阳冷笑道:“我为楚大人当狗,起码活的有底气,不像你这般,上次被楚大人在极北飘雪城内指着鼻子教训,你可敢说半个不字?现在却只敢在这里暗中诋毁楚大人,岂不是连狗都不如?”
 
    陈金庭被刺激的怒火上涌,直接大骂一声,手捏拳印,直接便向着沈长明轰去。
 
    在他出手的一瞬间,距离他最近的白无忌可以阻拦,但他却没有动,反而嘴角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控魂
 
    陈金庭的实力要比沈长明强得多,他这一拳之下,沈长明全力防守,但却仍旧被轰的吐血,撞碎了身后的门板。
 
    沈长明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来,他挨这一拳,等到将来楚大人会补偿他这十倍百倍!
 
    就在陈金庭还要出手时,唐牙的身影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一柄金色的龙尾追魂镖轻轻的抵在陈金庭的脖子上,让他浑身顿时一僵,连动都不敢动。
 
    唐牙笑眯眯道:“方才骂的很爽是吧?打的也很爽是吧?行了,现在跟我去镇武堂走一趟吧,你不是想要骂楚大人吗?那好,我给你机会,随便骂。”
 
    在场的众人顿时心中一凛,进了镇武堂,那还出得来吗?
 
    他们其中倒也有人想要劝阻,不过迎上唐牙那脸带笑容,但却充满冷意杀机的目光,所有人却都息了想要帮陈金庭说话的心思。
 
    这个白痴管不住自己的嘴,他们可能管得住。
 
    唐牙淡淡道:“诸位可都看到了,是这陈金庭先行侮辱楚大人,紧接着又打伤了巨灵帮的沈公子。
 
    镇武堂是讲规矩的,楚大人也是讲道理的。
 
    这事情,我们占理!谁来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说完之后,唐牙直接拎着陈金庭转身离去,在场那些人都连个屁都不敢放。
在那里眯着眼睛,悠闲的等待着,她不由得问道:“我说,你该不会准备去拿陈金庭来换大悲赋吧?”
 
    楚休睁开眼睛,淡淡道:“怎么说他也是方金吾的关门弟子,难道还不值一部魔功吗?
 
    这次的事情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是他陈金庭先行动的手,不占理的也是他,大光明寺那帮和尚又有什么理由过来唧唧歪歪?”
 
    其实楚休想要抓陈金庭,只要将其引出来,基本上是想怎么动手就怎么动手,根本不费力。
 
    他废这么大的力气算计陈金庭这么一个小角色,其实就是想要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而已。
 
    就像之前唐牙所说的那样,镇武堂是讲规矩的,他楚休也是讲道理的。
 
    眼下规矩和道理都在他这一边,谁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方金吾想要人,要么强攻,要么就只能拿东西换人。
 
    而且楚休敢打包票,方金吾不会选择强攻。
 
    不是方金吾不敢,而是他顾忌着北燕朝廷。
 
    镇武堂虽然是楚休的,但也同样是朝廷的,甚至镇武堂就建立在燕京城的中心。
 
    方金吾若是敢直接在镇武堂动手,那可不光光是在看不起楚休了,更是在挑衅北燕朝廷。
 
    梅轻怜点了点头道:“你若只是想要换得一部魔功的话,那估计方金吾应该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