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首页_牛蛙彩票导航网娱乐 2019-01-11 13:26 的文章

有些之前隐魔一脉出身的人他们有些人不光擅长

回到镇武堂之后,楚休想了想,准备先去找那任千里试探一下。
 
    先礼后兵嘛,楚休还是很讲规矩的。
 
    况且那任千里乃是北燕镇国五军的大将军,看其行事风格还算是有些理智的,应该不会被外界的情绪所影响,上来就直接翻脸的。
 
    所以楚休这边直接去找项武,让他为中间人,请任千里出来吃个饭。
 
    项武算是镇国五军当中最为年轻的一个,但他的实力可不是最弱的。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还有一个北燕皇族出身的标签在,所以他开口,任千里倒是很轻易的便答应了下来。
 
    燕京城作为北燕都城,上得了台面的酒楼肯定是不少的。
 
    楚休不怎么了解这些东西,不过项武却很了解,毕竟对于他来说,吃,是他少有的几个爱好之一。
 
    此时飞凤楼天字第一号包间中,项武坐在中间,楚休跟任千里分座在两旁,气氛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尴尬。
 
    任千里横眉冷对,楚休更不会低声下气的道歉,所以双方这次更好像是仇人见面一般。
 
    项武笑呵呵道:“我说两位,该吃就吃啊,这家店的特色菜便是炸香蕉,还是他们大厨在我的启发之下研究出来的,一时之间风靡燕京城。”
 
    楚休瞥了一眼盘子里面的那根黑乎乎的东西,简直影响食欲。
 
    飞凤楼的大厨若是只能研究出这东西来,恐怕早就被掌柜的撵回家,这东西是在你的胁迫之下做出来的还差不多。
 
    楚休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任将军,在极北飘雪城中,你我是有一些恩怨这没错。
 
    但恩怨却并不影响利益,我这次来,是想要人任将军你谈一桩交易的,毕竟没有人会跟利益过不去。”
 
    任千里一听这话,他才转过头来,诧异道:“交易?什么交易?”
 
    他猜到以楚休的性格不会如此轻易的认输服软,但他却没想到楚休竟然跟他扯什么交易。
 
    楚休咳嗽了一声道:“听闻你这一脉意外发现了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中的一部,你也知道,我身上有着数种大悲赋在身,所以我便想要将其搜集完整,为此,我愿意拿出同等级别的功法来交易,并且额外再加上一些镇武堂所出产的灵药等东西。”
 
    听到楚休这么说,任千里的眼中顿时涌现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大悲赋之名许多江湖人都知道,不过单一的大悲赋虽然也很强,但却也没到超越九转的程度。
 
    所以江湖上这么多年来,想要集齐大悲赋的武者可不少,他没想到楚休竟然也有这种野心。
 
    但其实无论是项武还是任千里,他们都不认为楚休能够将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给凑齐,毕竟这么多年了,江湖上也没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根据传说,有人最多能将大悲赋集齐到六门,但却始终有一门无法找寻。
 
    而据他们所知,眼下楚休手中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武功虽然不少,但却还差几部才能够凑齐,距离圆满可远着呢。
 
    其实这也是楚休无意间的隐藏。
 
    他的天浊地沌大混元功和天移地转大移穴法都是内在的武功,就算楚休当众施展,其实能看出来的也是少之又少。
 
    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在不声不响之间就就已经把大悲赋收集到了最后一部。
 
    之前在极北飘雪城的冲突,双方都不算是真正动手,所以这个冲突是可以调和的,任千里闻言立刻便道:“你说你愿意拿出同等价值的功法来交换?
 
    那好,我也不要别的,听闻你身上有密宗的秘传印法快慢九字诀,还有昙渊大师传承下来的神功换日大法跟无色定大手印,我就要这三种便好了。”
 
    方金吾这一脉的武者修炼的不算是纯粹的佛门功法,但却跟佛门功法有些渊源。
 
    所以在北燕这些武林势力当中,方金吾跟佛门走的是最近的。
 
    楚休一身武功道佛魔三修,这点是江湖上皆知的事情。
 
    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和尚来哔哔过要楚休交出他身上佛门武功的事情。
 
    当然这不是因为那帮和尚讲道理,而是因为没有必要。
 
    天下佛宗以禅宗为首,快慢九字诀这种密宗的功法他们自然是看不上的。
 
    还有换日大法跟无色定大手印,这两门功法虽然是禅宗的武功,但却是昙渊大师传承下来的。
 
    昙渊大师的名声摆在那里,纵然谁都知道他找错了传人,竟然把楚休这么一个魔头当传承,但这份传承,却没人能用功法派系等借口夺走。
 
    楚休身上的佛门武功已经经过了无数次实战的验证,其威能可以说是当真强大无比,若是能够得到楚休这三门武功的传承,方金吾这一脉的实力传承也必将大增。
 
    楚休此时却是冷笑道:“任将军,你事情想的也未免太美了一些吧?这三门功法都是什么级别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我说的是换成跟你手里的大悲赋一个级别的功法,你这是把你手中的功法当成是完整版的大悲赋了?”
 
    任千里淡淡道:“楚大人这话可就说错了,大悲赋缺一不可,六门大悲赋跟五门没什么区别,你既然想要交易,那肯定要用整部大悲赋的价值来估算,我这么说有错?”
 
    楚休摇摇头道:“我是带着诚意来的,现在看来,任将军你却是没什么诚意。”
 
    任千里的手把玩着茶杯,淡淡道:“楚大人,我也给你交一个底,大悲赋现在不在我手中,而在我师父手中。
 
    陈金庭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你上次当众教训了陈金庭一顿,这本来没什么。
 
    你虽然跟陈金庭辈份一样,年龄差不多,但实力却是足以当得上是他的前辈了,理所应当,所以我后来也并没有找你的麻烦。
 
    但是!
 
    师父他老人家却是对你很不爽。
 
    你也知道,老人家年纪大了,对于一些力量权势之类的东西也就看的淡了,但反之对于面子看的却是比谁都重。
 
    你教训师弟,就是堕了师父他老人家的面子,所以你若是能前往空山谷,当众给师父叩首道歉,认个输,服个软,把这个面子还回去,一部大悲赋而已,说不定什么都东西都不用交换,师父他直接就给你了。
 
    但反之,你若是不想给师父这个面子,那就把你这几部佛门功法都拿出来,我自己去师父那里周旋,无论是劝还是骗,反正最后肯定能把功法给你弄出来。”
 
    说完之后,任千里施施然的喝了一口酒,一副有恃无恐的神色。
 
    其实他这真不是在故意折辱楚休,他还更希望楚休选择后者,那样他还能得到几部至强的佛门功法呢。
 
    极北飘雪城一事过后,方金吾的确是气的够呛。
 
    论及江湖地位,方金吾绝对是北燕最老的一批人,乃是跟极北飘雪城老祖一个辈份的存在。
 
    再加上他乃是散修出身,又没有魔道的身份,所以北燕武林都很给他面子,就连大光明寺的一院首座都是如此。
 
    当然这个一院首座指的只是六大武院,而不是三大禅堂。
 
    就好像任千里所说的,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了,他也不像极北飘雪城老祖那般贪生怕死,权势名利包括再进一步的力量都已经不看重了,唯一看重的便是自己的名声。
 
    这一次楚休当众折辱陈金庭,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的确是让方金吾很生气。
 
    而方金吾也没有老糊涂到为了这点事情就跑来找楚休麻烦的地步,所以他本来都已经打算不了了之了。
 
    但现在楚休若是主动送上门来,那方金吾会给他好脸色看,才叫奇怪呢。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冷色:“那就是说,这件事情没得谈喽?”
 
    人的想法都会随着地位而发生一些变化,就好像现在的楚休这般。
 
    若是他昔日弱小之时,为了大悲赋这种级别的功法,叩首道歉算什么?一跪就能换来绝世神功,江湖上想跪的怕是不计其数。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江湖上敢拍着胸脯说出这句话的人不计其数,但到了关键时刻,该跪还是要跪的。
 
    黄金可没有命重要,也没有前程重要。
 
    但现在楚休却不是以前的楚休了,江湖年轻一代,他跟张承祯一正一魔,乃是远超同龄人的惊艳之辈,一路走来,死在楚休手中的武道宗师不计其数,说句狂妄点的话,他也是能够只手搅动一方风云的人物。
 
    所以现在,哪怕明知道跪下便能得到自己想要东西,但楚休,却是不想跪!
 
    眼看着双方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直都在埋头吃着那盘香蕉的项武抬起头来,对任千里道:“我说老任,大家各让一步算了,你换个别那么苛刻的条件,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任千里站起来,淡淡道:“侯爷,你的面子我已经给了,要不然今天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但条件却是真的不能换,师父他老人家正在气头上,没有绝对的好处,我可不敢去师父他老人家哪里说那些有的没的。
 
    楚大人骨头硬气,不愿意服软,还不愿意拿出代价,那我就没办法了。”
 
    说完之后,任千里直接转身便走。
 
    反正现在是楚休有事情求他,他可是有恃无恐的很。
 
    项武冲着楚休一摊手道:“你看到了,可别怪我不出力,只是我的面子没那么好用而已。”
 
    同为镇国五军中的大将军,项武跟其他几位大将军的关系算不得好,毕竟他是北燕皇族的人,身份上便跟其他人有着一层隔阂。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的确是想帮楚休的,只可惜,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楚休的走狗
 
    项武跟楚休的关系还算不错,但也仅限于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一帮楚休,就好像是现在这样。
 
    楚休的份量和他们之间的交情还没有好到项武可以倾力相助的份上。
 
    “这次就麻烦侯爷了,这件事情我自己来解决。”楚休沉声道。
 
    项武忽然探过头来,低声道:“我说,你该不会是准备真去招惹方金吾这一脉的人吧?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些为好。
 
    先不提方金吾的实力,正所谓无欲则刚,他一个快要入土的糟老头子,哪边都不站,所以哪边也都不愿意去得罪。
 
    哪怕就算是陛下都不愿意去得罪这种没有任何势力在身,还不与朝廷为敌的江湖散修,生怕将他给逼反了。
 
    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那就是熬,把方金吾给硬生生的熬死!
 
    那糟老头子可没几天活头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再进一步,所以以你的寿元,熬死他肯定是轻而易举的。
 
    等到方金吾死了,任千里想必也不是你的对手,至于那陈金庭嘛,此人志大才疏,天赋只能算是不错,跟龙虎榜上的那几位比差的太多。
 
    到了那个时候,大悲赋简直就是你想什么姿势抢,那就什么姿势抢,也不用急于这一时。”
 
    凭心而论,项隆说的的确是个好办法,楚休的优势在哪里?就是年轻。
 
    所以楚休若是想熬,理论上来说他能把仇家都熬死。
 
    只不过一万年太久,楚休宁愿只争朝夕。
 
    靠时间的力量来杀死一个对手,这不是他的风格。
 
    站起身来,楚休笑了笑道:“在江湖上出头,不是抢就要争,这种风格,不适合我。”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离去,项武耸了耸肩,反正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接下来看好戏就是了。
 
    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还剩下的菜,项武大喊道:“掌柜的,再来一盘炸香蕉!”
 
    ……………………
 
    回到镇武堂内,楚休立刻让手下的人暗中去联络白无忌。
 
    楚休手下这些人中,有些之前隐魔一脉出身的人,他们有些人不光擅长武功,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一些,让他们去把消息传递白无忌,避开白寒天和白寒风的眼目,他们应该很轻易就能做到。
 
    数日后,依旧是燕京城的飞凤楼内,白无忌在一个包间内等着楚休。
 
    他当然不是那么愿意来的,只不过有着把柄握在楚休的手中,不来的下场他可不敢想象。
 
    推门而入,楚休诧异道:“呦,你居然不掩饰一下相貌行踪,就这么过来了?”
扎了。
 
    既然已经决定从了楚休,那就别在暗中有什么抵抗的情绪了,否则那可是会死的更惨的。
 
    楚休没有直接说,他只是先问道:“你上次不是说你跟陈金庭关系不错嘛,现在你来评价一下,这陈金庭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白无忌想了想道:“先说武功天赋的话,此人并不算太好,但却也不算太坏,起码能在散修武者中找到他这样的不容易,要不然方金吾也不会收他为弟子。”
 
    世家依靠血脉传承,长辈都是强者,诞生的子女很大一部分天赋并不会太差。
 
    宗门则是依靠名声来传承,你的名声越大,掌控的地盘越大,所能够影响的人和主动前来拜师的人也就越多,所以能给他们筛选的余地也就越多。
 
    而像是方金吾这种散修出身的武者,别看他实力强大,但想要收弟子却是并没有一个小宗门来的便利,所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方金吾能够收到陈金庭这种天赋的弟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白无忌继续道:“刨除掉天赋这个不算太亮眼的优点,此人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其人有些心机,但实际上却是行事无脑,简单粗暴。
 
    看似隐忍,但实际上却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
 
    表面谦逊,但实际上却是狂妄自大,认为自己能被方金吾收为弟子有多么不凡等等。